您的位置:主页 > 利来国际娱乐平台开户 >
乾净与不乾净 原来这麽多标准
作者:the weeknd 日期:2017-10-30 17:52 人气:
分享到: 0

由於一些认知差异,人在社会交往时,每个人看问题的角度不同,有时会激起强烈的情绪反应。

蹲式厕所太脏了?

这一天上到“文化休克”这一讲时,我问大家经历过的文化休克事件。美国学生黛布拉带着一脸嫌恶抢先讲:“我觉得中国有些地方太脏了!”好大一个结论!接着她説起了学校里的蹲式厕所。听了半天我弄懂了,她不是説厕所本身脏,而是上蹲式厕所抽水时水溅到她的鞋子和裤子上她觉得脏。我一时间纠结不已:我是接下去讨论呢,还是跳过这个话题?我没有想到一个淑女可以在全班面前神色自若地谈上厕所这件事情,还连比划带表演。我感觉自己缺乏她那种理直气壮。看到学生们兴奋的神情,我决定还是和学生们讨论一下上厕所这件事情,因为“乾净和脏”会是不同文化冲突的基本点之一。

“你觉得怎样的厕所才算是乾净的厕所?”我用中立的口吻问道。

“当然是坐式马桶啊!这还用问!” 黛布拉的眼睛瞪得很大,觉得我明知故问。

“大多数中国人家里会安装坐式马桶,但在公共场合,会安装蹲式马桶。你有想过为什麽吗?”

“中国人没钱?!”另外一个学生答道。

“因为蹲式马桶更卫生哦!”一个中国学生实在忍不住了,

“就算安装了坐式马桶,公共厕所里也不会有人坐。”她接着解释了一句,但表情很别扭,让她来谈上厕所这件事情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是吗?为什麽中国人不坐啊?” 黛布拉很惊讶。

“因为太脏了啊!那麽多人用,如果有传染病怎麽办?而且阿姨会拿拖地的抹布去拖马桶垫圈。”中国学生好心而耐心地解释道。

“什麽传染病?我可是每次都会坐的。” 黛布拉的脸皱起来,人马上紧张起来。

“唉,就是这样説説,一般情况下也不会有问题。但我从小就被教育不可以坐。”中国学生安慰她。

“怎麽会这样?!怪不得我有时会发现垫圈湿乎乎的!” 黛布拉脸部表情非常纠结地问。“中国有些地方太脏了,太可怕了!”

她小声地嘟囔着。坐她前面的中国学生脸马上拉下来,回头看了看,皱了皱眉,但没有説什麽。

看到大家有些敌对情绪了,我请大家拿出一张纸,写下:我观察到的别的文化中不乾净的做法或现象。匿名的书写和分享可以减少敌对情绪。

别的文化中不乾净的现象

我把这些纸进行了整理,针对同一件事情的放在一起。然後和全班同学分享这些纸上写的内容。

有人写道:“我在德国留学时在学生餐厅吃饭,德国人会把面包直接放在餐厅的桌子上,这在我看来非常不乾净。尤其过分的是我们在外野餐时,德国人会把吃的东西随手直接放在石桌上或野餐毯上,让食物直接接触石桌或毯子,不会垫餐巾纸或其他东西。作为中国人,我根本吃不下这样放过的东西!”

有人写:“中国人不论吃什麽都用餐巾纸垫放或包裹着,似乎餐巾纸是世界上最乾净的东西。但在我们国家大自然是最乾净的。餐巾纸本身并不是绝对乾净的。”

有人写道:“在美国做交换学生时,我最受不了的一件事情是美国学生会把掉在地上的东西捡起来吃!动作那个顺畅啊,捡起来就直接放嘴里,连灰都不吹一下!不知道小时候妈妈怎麽教的!”听完这一段大家笑起来,有一个美国学生説:“只要东西掉地上不超过5 秒,就可以捡起来吃掉,这样的东西还来不及沾染细菌。我从小就知道这一点。”

有人写道:“我看到美国人饭前不洗手,坐下来直接就用手拿着面包吃起来,不管之前在做什麽!有时候我看见他们用手拿过钱,然後也不洗,直接拿起东西就吃。中国人哪怕是三岁的小孩都知道饭前要洗手。”对这一段,美国学生耸耸肩:“不是所有美国人在所有情况下都这样做。我也见过不洗手的中国人。”

有人写道:“美国人进家门不换拖鞋,我觉得把脏东西都带进去了。这一点没有中国乾净。”有美国学生回应道:“整个美国都比较乾净,走来走去也不是很脏,房间也定期清洁,不会脏的。”

有人写道:“我到中国来最受不了的事情就是坐公交或地铁时我前面的人头发油油的,有气味不説,还有头皮屑掉在衣服上,让我毛骨悚然,不知这样的人怎麽可以出门?在我们南韩,一个人保持清洁是对别人最基本的礼貌。”中国学生説:“这是个别人吧?要运气好才碰得见。”

有人写道:“当我得知我的中国同学不是天天洗澡时,我觉得他好脏。他晚上怎麽睡得着呢?我每天要洗两次澡。”从这时开始,已经没有人再做辩解了。大家开始明白:有时,人们看到的并不是全部,只是以点概面。

有人写道:“我的外国同学每次都喷了浓烈的香水进教室污染空气,我觉得是由於他们太脏才会用这麽浓的香水来遮盖。”

有人写道:“我和中国同学一起吃饭时,最难过的是他们边吃饭边吐骨头,有时吐鱼骨头吐得很用力,呸-呸-呸地吐,我看得好恶心!在我们国家,进了嘴的东西就不能再吐出来。”

有人写道:“中国人最不讲卫生的就是随地吐痰。我觉得这种做法太脏了,好几次我处於危险之中,差点被路人吐到身上。”

有人刚好写了相反的一条:“肯定有外国人説中国人吐痰是脏的,我觉得那些把痰咽下去的外国人才脏呢!那些把痰吐到手绢里然後再放回口袋里的人才脏呢!”

有人写:“德国人当众擤鼻涕是一件很脏的事情。他们自己不觉得,理所当然,用很大的声音,很响。我最受不了是吃饭时有人来这麽一下。在中国很少有人这麽做。” ……

我们怎麽形成脏和乾净的观念

因为时间关系,我们停在了这里。我问大家:“你们觉得以上观点哪些是正确的、哪些是错误的?”有一个同学説:“本来我很清楚什麽是乾净、什麽是脏,但听了大家讲的这些事情後,

我有些迷惑了,好像説的都有道理,但又和我的观点不同。”他那种困惑的语气和表情把大家逗笑了。

“有这种困惑是正常的。这是因为每种文化里对什麽是乾净、什麽是脏的界定不同,关注的方面也不同。我想问问大家:脏和乾净是绝对的还是相对的?”大部分人回答是相对的。

“对的,脏和乾净是一种主观感受,它是相对的。请大家看看教室里你们是如何放包包的。”环顾四周,大家发现外国学生的包包都放在地上,中国学生的包包都放在椅子上或桌子上。我走到法国学生跟前问:“你为什麽把你的包放在地上而不放在桌上?”他耸耸肩説:“包是脏的,桌子是乾净的,所以放地上。”

我问中国学生:“你们的包为什麽放桌上而不放地上?”“因为地上是脏的、桌子是乾净的,所以包在桌上。”大家再次笑起来。

“这不是绕密码,这是大家的清洁观不同。在有些文化中,土被认为是最乾净的,所以洁净的仪式要用土来做。在有些文化中,土被认为是脏的,只有水是乾净的。而在有些文化中,静水被认为是脏的,只有活水才是乾净的。我们用一种文化中的观点去判断另外一种文化的对错、优劣、好坏,其实就是种族中心主义,也是一种文化不公平。我们需要发展出自己的文化敏感性,需要有一颗开放的心去看待其他文化中的现象,试图去理解为什麽会有一些差异。”

黛布拉这时举手説:“老师,我想更正一下我之前的发言。之前我説‘中国太脏’时,不是字面上的意思,而只是一种感叹。

我其实想説的是,作为一个美国人,我看到中国有些做法可能是不乾净的。但我现在理解了,其实不一定是中国的问题,有可能是我自己的问题。”

“你能有这样的自我察觉是非常棒的。你的前一种説法很容易让别人有情绪上的反应,因为你带了太多的个人情绪,但第二种説法就更开放。大家知道为什麽乾净和脏这样的话题很容易引

起情绪反应吗?”

“因为这是对一个人的判断?”有人试着回答。

“对。因为涉及对人的判断。清洁观是我们从孩提时代就接受的观念之一,它影响我们对人和事情的看法。脏不仅仅是对事物,也可以用来判断人,用来判断观念。如果用来针对人,説一个人是肮脏的,那就是很严重的説法,是一种侮辱。如果説一种想法是肮脏的,那也是一个很致命的判断。触及根本观念的判断常让人们会去防御和守卫。所以大家将来对待这一部分时要更加小心翼翼,否则很容易触怒别人。”

(责任编辑 :欧云海)

上一篇:快讯:大商集团48932万摘得泉水二期商业用地
下一篇:没有了
 
栏目分类
本类热门


地址: 电话: